跳到主要內容區

預告

 
 
 
倪再沁 捐贈典藏

倪再沁收藏品精選展

2022/08/11 – 2022/09/23

台灣當代藝術家倪再沁(1955-2015),是台灣少有的跨領域全才型人物,他一生扮演多重角色,從文學、美學、藝術史、藝術創作、藝術行政到藝術教育等,皆有長期深入的涉獵與多所貢獻的成就。此外,倪老師更是一位有情有義的藝術收藏者,為了報答靜宜大學在他人生最低潮的時候,首先提供專任教職,使其能穩定地從事研究、創作,他陸續捐贈其收藏品予校方典藏,為靜宜藝術中心奠定了視覺藝術教育與推廣的良好基礎。

倪老師的收藏大致可分為三類。第一類來自畫壇的朋輩,主要是八○年代一直到九○年代中期,倪再沁與一幫志同道合的畫家開啟的高雄美術運動時期,對朋友辦畫展的捧場相挺。第二類則是來自學生,他常在學生畢業展時買作品,用意是為了年輕藝術家剛出社會能有一點資本為後盾,並繼續堅持創作。最後一類屬於來源不一的「雜類」,如友人、老師的相贈,或是趁著某些參訪交流而「隨興」買下的作品。為了紀念這位對靜宜有恩的藝術界先輩,藝術中心繼2016-2017年辦理的《情義相挺之切面見證:倪再沁藝術作品收藏展(一)(二)》,再度邀請觀眾從眾多收藏作品中,看見一位具有思想與行動的藝術家身影。

 
火墨:霾日常_袁慧莉

火墨:霾日常_袁慧莉

2022/10/05 – 2022/11/02

地球暖化導致氣候變異,乾旱、野火焚山、空汙、沙塵暴等景觀,成為地球各國常見生態災難。古來山水畫向以表現「可居可遊」的理想山川為追求,然而,當代真實世界已發生了變異,山林也難逃全球空汙、災變的影響,藝術家袁慧莉不想依舊躲藏在那自以為仍然理想的桃花源幻想中,她希望直面氣候變遷帶來的日常感知,這是創作者面對何謂「真」山水議題時的當代觀點。

《火墨》象徵空汙、燥熱、乾旱的地球氣候,以不用水的宣紙炭灰對臨古畫,隱喻古今氣候變遷現象,或以自創圖像表現日常所見所感的空汙景象。《火墨》相對於「水墨」,從還原墨之物性,去對應於關於呼吸、空氣的墨性,顛覆古典水墨山水畫以「潤墨」為主的傳統美學,以《火墨》的「燥墨」符應當代新的環境議題。

袁慧莉此次於靜宜大學的「火墨:霾日常」個展,將帶來《火墨》觀點較為完整的展出。包含從2015年至2022年創作的《火墨》作品,其中有首次在台灣曝光的2015年第一件《火墨》作品相關文件資料;以及2021年以日常景象為內容的《火墨》新作。為使觀念完整呈現,也將展出2017年至今,幾件以臨摹古畫進行古今墨性對辯的裝置或平面作品;同時也將播放新版的「火墨」紀錄片與出版專冊,祈使觀者能更全面地理解《火墨》創作想法。

 
蘇國慶個展-廣告

風景的啟示—蘇國慶個展

2022/11/09 – 2022/12/07

始終堅持「寫生」(drawing) 的藝術家蘇國慶,擅長以油畫表現島嶼空氣中朦朧蒸騰的潮濕熱氣,將隱喻時間流動的多幅畫作組合而成巨幅聯屏。多重時序下獨特的空間構圖蘊含了晦澀意涵,藝術家執著於「風景」(Landscape),將風景視為生命記憶的再現,山巒、地貌與植披的輪廓線,那些充滿象徵意味的「寫生」與油彩同時具備了時間性(temporality)與「文學性」(literariness)。細數其生命歷程,蘇國慶出生於台南白河,到台北藝專學習,移民美國,因工作奔走上海,爾後又因夢想隻身回到台灣投身專職創作,他的畫筆底下有大山大海,更有臺灣島嶼的眷戀深情。

在「風景寫生」(Landscape Sketching )的概念底下,手持畫筆的藝術家必須身處其中,感受空氣中流動的風與濕度以及皮膚上的炙熱陽光,並以視覺丈量距離,拆解地形(topography)、閱讀地誌(chorography)。藝術家將記憶與時間的「綿延」(durée)濃縮在畫作之上,這樣的「再現」(representation)做為自我意識的本質,光影的漸次變化影射著時序,隱含了創作者的意識流動,在言談裡流洩的是童年記憶的烏樹林糖廠,苗栗龍騰斷橋與金瓜石水湳洞選煉廠,這些鄉野踏查以足跡的實踐提出對「寫生」、「風景」與歷史敘事的多重質問。

 

 
靜宜30年—沈拉蒙油畫個展

靜宜30年—沈拉蒙油畫個展

2022/12/14 – 2023/1/11

沈拉蒙神父在台灣住了近 30 年,在靜宜大學任教也近 30 年。他常說「台灣是我第二個故鄉」,因為他就是在這塊土地上晉鐸神父、開始他的大學任教生涯,也是他藝術職涯誕生及成長的地方。確實,正是在靜宜大學,他放手經營年少時即有的藝術熱忱,並兼顧學校的教學與牧靈事務。

本次展覽也因此概述沈拉蒙神父留給我們的臨別藝術之禮。在其中,我們會發現他最喜歡的幾個主題,例如肖像、城市與自然風景。我們也可以看到他不同時期的作品:本世紀剛開始前十年的作畫風格、隨後十年的風格發展,以及近幾年的後續畫作。透過這些不同的時期的風格,其個性與藝術氣息就此勾勒出來。

他近幾年的作品,雖然在風格及性格上更加先進,但這肯定不會是它們進化的最終型態。相反地,這給人一種像是已經到了關鍵時刻的感覺,很快地我們會感受到他蠢蠢欲動的繪畫神經破殼而出,就如同破繭而出的蝴蝶一樣綻放絢麗的翅膀。會有一種正在經歷藝術家那臨界點的感覺,那股意想不到的脈動。

沈神父的作品在主題上是具象性的,其特點是筆觸有力,且用色對比鮮明、充滿活力與膽識。然而,他最具特色的或許還是離不開光感的拿捏,那是他在出生時雙眼所見的地中海式光感,這在他的每件作品中都顯而易見。他的風格介於表現主義及後印象主義之間。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畫刀作畫,這是他精通的技巧,也為他提供了一種表達美感欲動的方式。希望大家別錯過本次畫展,屆時可以把畫家未來風格與現階段風格進行比較。